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随便看看 | 手机版
普通会员

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

化学试剂、化工产品、医药原料、医药中间体、麻黄素、盐酸羟亚胺、甲卡西酮、甲卡...

荣誉资质
记者暗访街头卦摊 数十“神算”满街站(组图)
发布时间:2021-09-27        

  卜卦、看相、算命这些封建迷信活动,如今却在一些都市沉渣泛起。记者近日在天津市暗访中发现,在天津市妇产医院、大悲禅院等地,集中了一大批无业人士公然进行算卦看相等迷信活动骗取钱财。

  在天津市妇产医院周围,记者发现有二十多名男女游荡揽客,看到有人从医院进出便上前搭讪。

  现在医院管得紧,医生不敢告诉你生男生女,但我们知道,我看你面相不是一般人,给你看看吧……这些游荡算命人只要看到有怀孕妇女从医院出来,便称可从面相测算生男生女,以此招揽生意。

  要测算胎儿性别,一个安徽口音的中年女性算命人马上热情相迎,煞有介事地算起来:太太,我看你的面相,保定是生儿子,放心,我看得绝对准,我在这里一年多了,好多人都在我这里算,我算准了给我吃喜糖的也不知多少了……

  当记者问她,不用诊断甚至不用把脉,凭什么就可以断定一定是生儿子?她很得意地说:这种事情是命中注定的,看额头眼角就知道你肯定生儿子,而且你命中本该有三个儿子,哎,要不是现在计划生育……

  记者当即又表示,自己倒希望生个女儿,算命人马上又灵机一动,说命里确实头胎要生儿子,但要女孩,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当然她也从要价30元开始不断暗示要另加咨询费。

  一番忽悠之后,该女子越说越玄,不但算出根本没有怀孕的记者数月后便会生个男孩,还煞有介事地说,这个孩子性格与母亲相克,应该找棵大树给孩子当干爹,否则孩子将命运多舛。

  大放厥词之后,该女子还递给记者名片,头衔是中国佛教协会九华山相学研究会会员,邮编、地址、手机号码一应俱全。

  记者又到天津名刹大悲禅院门外暗访,算卦大军更加肆无忌惮,三五成群占满整条马路,至少有数十人之多,有些人已公然摆摊设点,更有甚者竖起八卦旗,租了铺面开起了以生辰八字取名、看相、批八字为主要“业务”的店铺。

  记者走到离大悲禅院100多米远的街上,吆喝着卜卦、算命、看相的男男女女便开始跟随搭讪。

  看记者是白领模样,一个中年男子便上前搭讪:小姐,你今年要交好运啊,你的面相非同一般,今年下半年事业就要上一层楼啊,你稍微停一步,我就跟你说两句话……

  记者便假称自己是来天津找工作的,还没有工作,哪里有什么事业上一层楼。那人听是问找工作的事情,便眉飞色舞地说道:你是新毕业的大学生吧,现在工作不好找啊,到这里求找工作的事情最灵了,好多大学生都找我算,有些都找到了外企的工作,还有来问我考研的呢。

  28岁的朱诺(化名)是北京某大学今年毕业的研究生,至今工作还没有落实。他坦言,前段时间确实比较迷茫,

  不仅去过北京的一些有名的寺院许愿拜佛,也经同学介绍找过有名的大仙算命,主要就是想问问到底要不要留在北京。

  像朱诺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个别现象。譬如在北京许多大学校园早就流行一种说法:要求出国留学的offer,就去卧佛寺(因为卧佛与offer谐音),而要找好工作,就去拜雍和宫。而且在年轻人当中,类似于星座占卜、求签问卦之类的游戏一向很流行。

  一位来自江苏丹阳的算命人介绍,这里算命看相的,除了一些大爷大妈算家庭琐事以外,也不乏一些公司白领、老板等来算事业、算财运,最近还有些新毕业大学生来算找工作、考研的事情,每天总有三四个。

  记者通过暗访发现,这些人主要来自安徽、江苏、山东和天津等地,而且每人每天都能拉来不少路人看相,米老鼠开奖网。少则五六个,多则十余人。

  记者还发现,他们还经常使用一些较为隐蔽的手法骗取钱物,少则数十元,多则数百元。譬如最经常使用的手法就是让看相者抽签。记者两次“算卦”过程中,算命人都不约而同地掏出一些类似于扑克牌的纸签让记者抽,而且这些签的内容几乎相同。仔细观察发现,这些看似暗示福祸的纸签都有玄机,当抽到好签时,这种签上往往有类似188这样的所谓吉利数字,算命人就会顺势按这个数字讨要喜钱;而一旦抽到坏签,这些钱上有的也会标注一些价码,电信红姐统一图库彩图,那些算命人也会以灯油钱消灾费的幌子讨要钱财。

  在大悲禅院门外百米长的街道上,算命人向来往的行人搭话,这位先生(小姐),我免费送你几句话,如行人不理睬,他们就以不听你就后悔去吧相威胁、恐吓,甚至还说一些类似不听我的话,你要倒霉的这样的恶言恶语。这些游荡的算命人三五成群、拉帮结派,严重影响道路的正常秩序。

  据了解,这种状况近年来表现得越来越明显,但并未得到有关部门有效制止。天津市综合执法监察大队宣教科一位负责人表示,他们并不太了解记者所提供的情况。并表示其执法范围仅限于在有占路非法经营的行为出现时,进行一定的处罚。但是像卜卦算命这样没有固定地点,没有具体经营工具,同时又涉及宣传封建迷信的活动,按规定是由公安部门负责处理的。

  天津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的任主任表示,他们以前对算卦行为进行过清理,但执法取证确有难度,所以较容易死灰复燃,但他表示还将采取措施进行制止。

  复旦大学社会学教授于海认为,算命问卦的兴起,一方面,折射出我们的社会正在迅速开放,各种机会便随着各种不确定性给现代人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算命问卦兴起,并不是因为算命人有多大本事,其实受过教育的人都知道,算命本身就是一些较有社会阅历的人善于察言观色,从而将一些人的特征类型化,说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话。但关键是很多人需要某种心理暗示,希望有人帮助他做某种决定,所以才产生了这种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也参与这种迷信活动的情况。另一方面,也应十分清醒地认识到,我国公民科学素质较低,也是算命问卦兴起的一个重要因素。

  今年3月国务院发布的《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指出:公民具备基本科学素质一般指了解必要的科学技术知识,掌握基本的科学方法,树立科学思想,崇尚科学精神,并具有一定的应用它们处理实际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

  据调查数据显示,2003年我国公众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比例仅为1.98%。而美国1995年为12%,欧盟1992年为5%,日本1991年为3%,加拿大1989年为4%。尽管具备基本科学素养和崇尚科学不是等同的概念,但可以说,不崇尚科学的人难以具备基本的科学素养。同科学素质比例低下相对应,在2003年的调查中,我国公众相信风水、命相、卜筮、占星和鬼神等迷信的比例却相当高。

  提高全民族的科学素养任重而道远。专家们指出,算命、看相等封建迷信活动,对群众是一种心理和精神上的麻醉,具有很大的危害性和蛊惑性,如不加制止,贻害无穷。同时,我们每个人应该树立正确的是非观,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无知为耻,求人不如求己,心态好、作风正、用心工作生活,才是智者之道。(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