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随便看看 | 手机版
普通会员

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

化学试剂、化工产品、医药原料、医药中间体、麻黄素、盐酸羟亚胺、甲卡西酮、甲卡...

荣誉资质
湖北黄梅协助巡护队陈亚洲:三代渔民不离江喜见江豚戏江水
发布时间:2021-08-07        

  随着长江“十年禁捕”全面铺开,数以十万计的渔民上岸。在他们中,有一群人留了下来,但换了身份,昔日打鱼人变身护鱼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长江协助巡护员。

  不分昼夜,无论寒暑。跋山涉水,步入霞光。他们乘风破浪的地方,成了他们最深情的守望。

  今年,极目新闻联合长江江豚拯救联盟、湖北省长江生态保护基金会,推出“寻找最美长江协助巡护员”系列报道,深入长江协助巡护一线,展示母亲河卫士的奉献与风采。

  2017年6月,在农业农村部长江办的指导下,在全国水野分会和长江江豚拯救联盟的协调下,湖北省长江生态保护基金会、阿拉善SEE公益机构等发起并资助协助巡护项目。2017年-2020年,协助巡护项目的经费由发起单位和阿里巴巴“公益宝贝”等公益资金提供支持。

  经过三年多的经验探索,2020年底,农业农村部等三部委发文要求在长江流域建立协助巡护队伍,资金也转变成由政府财政资金支持。

  目前,首届“最美长江协助巡护员”评选活动正在进行,欢迎巡护员们踊跃报名参选。此次评选由农业农村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分会指导,长江江豚拯救联盟主办,湖北省长江生态保护基金会(CCF)、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承办。

  7月21日中午12时37分,黄冈市黄梅县护渔员陈亚洲,来到长江黄梅段的惠通物流码头。热浪袭人,趸船甲板上有些烫脚,他四处转转,并时常驻足远眺,没有什么发现。

  他下船,走进一处芦苇荡,身上的橘色马甲(救生衣)在蓝天白云下显格外明亮,岸边芦苇随风起伏,一会儿就把他隐没了。

  10分钟后,他从芦苇荡里走出来,深褐色的脸上都是汗。“没有钓鱼的。今年2月以来,就很少看到,他们可不嫌热,香港牛魔王管家婆传密财经,以往天天有。”陈亚洲用袖子擦了一把汗说:“当了37年渔民,今年长江特别‘干净’。”

  陈亚洲喜欢突然袭击。按规定,他一天下水两次,一次是上午6时到9时,一次是下午6时30分到9时30分,三个人巡查约20公里的岸线。

  “搞突然袭击是因为怕有人摸准了我们的规律,跟我们打游击。以前钓鱼的人,24小时‘在岗’,不怕热也不怕冷。”陈亚洲说,经过一年多的宣传和严厉执法,现在很少看到钓鱼人,即使突然袭击也看不到人。

  陈亚洲回忆,1983年,他只有17岁,接过父亲的船桨,开始第三代人的捕鱼事业。到1998年,他把前两代人的事业发展到了顶峰,开始拥有两条小船和一条大船。当年,他就捕了一条115斤重的青鱼,这也是他37年渔民事业的顶峰,从此再没捕到过100斤以上的鱼。

  这似乎在预示什么。2011年开始,鱼越来越难捕,除2013年捕过一条78斤的鳡鱼,其他年份最大的鱼只有30多斤,大部分是七八斤的青鱼、草鱼、鲢鱼。

  “2016年,长江发洪水,当年螃蟹出奇的多,8两左右的公蟹和5两以上的母蟹,几乎每网都有,不上秤,一口价,500块钱一只;运气好的线多块钱!”陈亚洲说,上岸以后,心里还是有落差,以往每年能挣15万元左右,2016年是最高峰,一年挣了30多万元,当年村里产量最高的挣了50多万元。

  如今,上岸18个月,当护渔员6个月,慢慢习惯了岸上生活,陈亚洲对巡护长江反而有了精气神。

  陈亚洲从黄梅县刘佐乡宏星村三组的家里出发,步行到长江边只需18分钟,骑电动车只要5分钟。这段不足2公里的路,他走了38年,前37年走下水捕鱼,最近1年走下水护渔,身份不同,感受也不同。

  站在烫脚的铁甲板上眺望的时候,天很蓝,云很白,堆得也很厚,阳光直射江面,波浪都闪着白光,风吹芦苇荡漾,对岸的江西庐山,轮廓都清晰可见。

  陈亚洲在高山流水地默默注视下,扫描着目光能及的每一米岸线。他甚至还要凝视近水的芦苇荡,江风压倒芦苇的时候,有时会闪出钓鱼人的影子。

  离开码头之后,他就回家了。“这半年的经验是,钓鱼的人很少,用海竿、串钩、爆炸钩、活饵的人,几乎没有,所以只是随机突袭,也没有20公里全线巡查。”陈亚洲说,去年10月14日、15日接受培训,今年2月1日正式上岗,三个护渔员共同巡查黄梅县蔡山镇至新开镇的岸线。

  今年五一期间,陈亚洲在江边遇到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在江里下了4个地笼,他耐心劝解后,没收了三个,另外一个在老人的央求下还给了他。“他走路还拄着拐,说留一个给他,到沟渠里和塘里抓点鱼虾吃,我就同意了。”陈亚洲回忆说,五一之后再没见过那个老人到长江抓鱼。

  陈亚洲说:“今年,我在长江里捞了20多个地笼,大都是已经朽坏的旧货,现在还下笼的就遇到这一次。地笼交上去之后,渔政部门会集中焚毁,并借此宣传禁捕和护渔。”

  黄梅县的禁捕宣传成效显著。当地在禁捕水域沿线设立固定宣传牌,开展以案释法及集中销毁非法渔具宣传活动,持续开展在沿江、沿湖乡镇渔村开展宣传车下乡广播宣传禁捕政策和水生野生动物保护法律法规,同时通过新闻媒介宣传禁渔政策和保护水生野生动物知识,营造良好的护渔禁捕氛围。

  对于长江协助巡护员队伍的建设,黄梅县按“六个一”标准配齐护渔员装备,即一套衣服、一个喇叭、一个执法记录仪、一部对讲机、一辆交通工具、一份意外保险,让原来熟悉水域情况的“捕鱼人”变成“护渔人”,保障人员待遇,让护渔员安全护渔、安心护渔。

  陈亚洲从芦苇荡出来后,想起了今年4月中旬的一次惊喜场景。“我看到了七八条江豚!新开镇和蔡山镇交界处的江面,当时我在船上,离他们只有50米左右,一只大的跳出水面,张嘴接一条小鱼,它弓身入水,尾巴翘起的一瞬间,一只小的挨着他的尾巴也跳了起来,然后跟着它的尾巴一起钻进水里,像骑在大豚背上一样。”陈亚洲兴奋地说,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根据大小不同判断,他觉得有七八条。

  除了江豚,船行江中,鲢鱼、草鱼等受到惊吓,也会在船的四周乱蹦,偶尔还有四五斤的江鱼跳到船上,在巡护船上蹦得“叭叭”响。

  说起这个场景,陈亚洲笑得皱纹堆在一起:“以往肯定捡回家吃了,现在都顺手捡起来,丢进长江,护渔员总不能出去一趟带俩鱼回家,不好看,也不好说,这身衣服和袖章,看似轻巧,它代表的意思却很重,这个我清楚。”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