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随便看看 | 手机版
普通会员

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

化学试剂、化工产品、医药原料、医药中间体、麻黄素、盐酸羟亚胺、甲卡西酮、甲卡...

荣誉资质
复盘华东战场:粟裕打得国军五次换帅刘峙躺平杜聿明不想接盘
发布时间:2021-09-26        

  解放战争中,华东战场总给人一种印象,国军将领总被粟裕实施降维打击。何为降维打击?粟裕是方面军元帅,而张灵甫、李仙洲乃至汤恩伯、王耀武、欧震等国军将领,大多是军师级主将,或是兵团级主将,其地位、实力与粟裕无法相提并论。

  这种仗自然是粟裕胜多败少。难道国军方面不知道这么打吃亏?不用说,国军大将黄埔科班出身者极多,自然明白。可是明白了为什么不改变一下,派出来一位与粟裕智谋匹敌的元帅级人物来对战?

  这是一个有趣的历史现象,非三言两语能说清楚。我们且从华东战场国军历任司令官说起,看看军为什么总也逃不过降维打击的噩运。

  1946年6月全面内战开打之际,华东战场军的最高指挥机构是徐州绥靖公署。蒋介石任命薛岳担任徐州绥署主任,统一指挥华东军事。

  薛岳字伯陵,生于1896年,是军诸将中较有军事才干与志向的。抗战中薛岳执掌第九战区,三次长沙会战与日军血拼,成功击退日寇,并在第三次长沙会战中,以“天炉战法”大破日寇,以2.8万人伤亡的代价,毙伤日寇5.6万人。

  但一到内战战场,薛岳却似换了一个人,军事上的灵气和敢打敢拼决心全都不见了。薛岳在华东时期(1946年),国军在华东经历了三个阶段,战绩越打越废。

  薛岳没有亲自出手,这位消灭过5、6万日本鬼子的抗战名将,对区区3万的华中野战军根本不放在眼里,而是令一绥区李默庵指挥围攻事宜。苏中战役的结果世人皆知,只是很少有人能理解过程。粟裕怎样以3万对12万,还能占尽主动,吃掉国军5万多人,这不单是苏中区群众基础极好(当初初衷是让华中部队到外线去打,粟裕认为苏中根据地经营极好,到处都是后方,到处都能补给,情报极为通畅,强烈建议先在内线打,军委同意粟的想法更改了初衷),更由于双方指挥官战役指挥水平存在代差,国军的作战节奏太慢,完全跟不上粟裕。

  所以,当预想中会手拿把攥的苏中战役失败后,薛岳很是震惊。当年红军8万之众,在湘江之畔也被打薛伯陵打得血流漂杵,这个粟裕是何许人也,怎么突然爆发出这么大的战斗力?他没有和粟裕直接交手,震惊之余,倒也不怎么害怕。真正让他领教粟裕本事,是在第二阶段作战中。

  薛岳之所以没有亲自与粟裕过招,是因为把主要精力放在进攻山东解放区,以及毗邻山东的淮北地区,企图割裂山东、华中两大解放区的联系。战役之初,由于山东野战军应对不是很妥当,连连吃了几个败仗,泗县攻坚不利,涟水、宝应等城易手,连华中区首府淮阴、淮安都丢了,薛岳起初顺风顺水十分得意。

  没想到的是,中共方面的响应速度非常快,意识到山东、华中两路野战军各自为战的不合理,决定两军合并作战,并统一由粟裕指挥,陈毅则负责全面工作。

  合并后,粟裕很快指挥大军打出了漂亮的歼灭战。1946年12月,先在宿北战役中分割歼灭整编69师,毙敌师长戴之奇,还把尾随追击的胡琏整编11师打出一身冷汗。

  薛岳真真切切领教到了粟裕灵活机动的作战风格,不过他仍然没有引起太大震惊,认为粟裕可能只是抓住戴之奇急于立功、孤军冒进的破绽,才打出这样一场围歼战。

  1947年1月,新合并成军的华东野战军,在峄县一带包围歼灭了马励武整编26师大部和第一快速纵队,击退了军向临沂一带的攻势。马励武率残部龟缩在峄县,打电话给薛岳请求撤向后方,薛岳却坚持不准撤退,令其继续坚守。

  薛岳为什么要让马励武留在峄县等死呢?薛岳还停留在宁可死人、决不失地的老观念上,这种观念用在抗战中没有什么大错,国家到了亡国灭种的关头,有些城池说不能丢就不能丢,人打光了也要守到底。但内战并不需要这么灭绝人性,没必要让已经处于绝境的士兵白白地牺牲。这种情况下,完全可以灵活处理,让马励武暂时撤回来,起码要给这支部队留下点香火,避免团灭,这不仅是保存力量,更是鼓励士气、提高部队凝聚力的现实需求。

  而中共方面恰好相反,每战不求多大成果,而务须成建制歼灭一股敌人,大到军、整编师,小到团,能全灭则尽量全灭。其好处一是尽可能地打击敌方士气,二是从根子上消灭一支部队,使其战斗经验无法保留下来。

  实际上这一阶段,薛岳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参谋总长陈诚已经到新安镇的前进指挥所,亲自指挥进攻临沂。只不过蒋介石碍于情面,没有立即撤了薛岳,还让他参与徐州部队向北进攻。

  这本是一场中规中矩的战役,南北两线并举、以南为主,欧震兵团各个师吸取了鲁南战役的教训,都不敢过于前突,薛岳作为方面军指挥官,应当发挥了很好的把关作用。但经过几次大战的摧残,薛岳的心志明显保守了许多,一直小心翼翼看着徐州系统的部队,其他系统不想管也不敢管,生怕承担责任,尤其是在陈诚咄咄逼人的越级指挥下,不敢向其陈述应有的建议。

  若在平时,谦虚谨慎一些,甚至保守懦弱一些,都算不上什么大过错,在争相给同僚挖坑埋雷的官场,甚至还算得上美德。但这是在战时,数十万大军身处危地,你是最懂战场情况、最熟悉对方统帅作战风格的一线指挥官,这时候玩隐身,不扯袖子、不进忠方,而是由着上级的性子胡来,这就不是什么谦虚,而是赤裸裸的犯罪。

  至于薛岳为什么会这样?推诸史实,很可能是被粟裕打懵了,完全不知道对方下一步会怎么办。给陈诚提建议,万一提错了呢?万一北线恰好是突破共军的真正缺口呢?与其说多了承担责任,索性不说。

  最终李仙洲两个师葬身莱芜,主因虽在陈诚,但薛岳的过错也无可否认。当时山东战场的最高指挥官王耀武,对这一点很是不满。

  王耀武是亚战略大区的指挥官,与华东解放区同等指挥员类比,处于粟裕之下、纵队司令之上的位置。他在山东发挥了不次于薛岳的作用。

  王耀武是山东人,1946年年初,被蒋介石派到山东来,试图夺占大半都是解放区的山东。王耀武手下兵力并不多,只有一个73军,后来逐渐增加了12军、96军。但此公为人正直,善于和各个方面的人处理关系,又极会带兵治军,到山东几个月,居然成功安抚住CC系、复兴社以及政治改组派、派等不同派系政治力量,还拉拢过来不少伪军、土匪,再加上他是土生土长的山东人(山东泰安人),在本省很有号召力,居然迅速站稳脚跟,扩大了占领区。

  到1946年10月,蒋介石派李弥新8军、阙汉骞54军加入山东战局,驻扎于青岛,由王耀武统一指挥。王耀武便搞出来一个东西对进战略,济南的三个军往东打,青岛的两个军往西打,成功地在益都(今山东青州)会师,有史以来首次实现了对山东省的东西贯通式统治,蒋介石非常振奋,当即下令王耀武出任山东省主席。

  王耀武打仗不贪功、不冒进,注重因地制宜,得胜也不骄狂。他虽然没有打什么特别亮眼的战役,但贵在仗仗有进步,而且瞄准的不是大城市,专门对解放区周边进行蚕食。我军最怕的就是这种打法。

  我们讲究农村包围城市,成功的前提之一是不在乎农村。王耀武这种打法,已经接近我们这个理论的本质,用正规军来消耗我们的农村根据地,他基础力量大,又有交通优势,消耗的时间越长,越不利于我们壮大解放区力量。

  可以说,王耀武是一个真正的厉害角色,军政兼通、很有头脑,论理应当时华东我军优先解决的一个敌人,只不过蒋介石把重心放在徐州绥署,南面国军力量更大,逼得华野不得不把矛头对准南面。

  莱芜战役爆发前,粟裕不战而弃临沂,陈诚、薛岳要求济南国军迅速南压,王耀武很不愿意这样做。为什么?凭的就是直觉。不战而弃政治重地,沂蒙腹地暴露出来,付出这么大代价,粟裕肯定有后手,不是白白放弃的。济南国军只有3个军的兵力,远非华野对手,用来扩大国统区绰绰有余,贸然去搞主力对决根本不划算。

  王耀武小心地向陈诚提出意见,说陈粟未必遭到重大损失,极有可能是在摆迷魂阵。北线国军兵力不强,不宜冒险南下,以防遭到共军伏击。陈诚不听,依然强令王耀武指挥部队南压莱芜、蒙阴一线,力图造成合围之势。

  王耀武苦恼至极,去找山东省党部主任庞镜塘、同时也是山东老乡诉苦,庞氏对陈诚、薛岳的战略也不大认同,王耀武利用庞的老资格向蒋介石吐槽,建议不要贸然与粟裕决战。

  但是王耀武错估了他在蒋介石心目中的份量,他只有黄埔三期生的政治资历,而陈诚有黄埔、浙江老乡、姻亲等多重关系,加之陈诚正处于参谋总长的高位,蒋介石如何能撇开陈诚听王耀武的呢。

  结果可想而知,唯一能和华野在战略思想上一较高下的国军大将,被剥夺了话语权,莱芜一战大败,陈诚、薛岳指挥的嫡系精锐没什么损失,反而是在山东干得有声有色的73军报销了,王耀武“规复山东”的计划遭到空前挫折。

  华东问题的关键在山东,而不是华中。粟裕苏中战役打那么漂亮、宿北战役打那么果断,为什么仍然撤出华中、放弃苏皖广大的根据地了?就是因为距离核心区太近,军兵力优势太大,交通优势也太大,绝对的力量劣势下,粟裕根本无法守住华中,国军占领华中只是时间问题。

  山东则不然。抗战八年,罗帅立足敌后奋战有年,早已经营得树大根深,鲁中、鲁南、胶东、滨海几乎连成一片,农村政权搞得非常扎实。国军在山东力量很薄弱,当务之急是恢复对广大城市和主要交通线的控制。解决山东问题,第一步走得非常对,东西对进,贯通山东,用胶济铁路大动脉对抗中共在山区的解放区。王耀武执行的也非常到位,非常有地方特色,非常对症。

  华东方面应该继续贯彻这个战略,和陈粟抢根据地,不断扩大占领区,压缩华野生存空间,而不宜猛冲猛打、急于攻占多少城市。从这个意上说,陈诚主导的鲁南会战计划,完全走偏了,浪费了王耀武之前苦心孤诣弄出来的良好开局。

  1947年3月,莱芜战役的惨烈失败令蒋介石怒不可遏,随之引发一系列官场地震,薛岳被撤掉徐州绥靖公署主任一职,改任参军长,一夜之间成了个闲人。

  随后,蒋介石连徐州、郑州两个绥靖公署都撤销了,新成立一个“陆军总司令部徐州司令部”,让陆军总司令顾祝同坐镇徐州,统一指挥中原、华东军。

  表面看起来加强了华东的指挥,顾祝同比薛岳分量更重,其实顾祝同根本指挥不到前线军事,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实际上由汤恩伯、王敬久等兵团司令级的将官负责,四九码论坛,与粟裕不在一个层面。

  1947年5月的孟良崮战役,军之所以失败,就在于缺乏强有力的方面军统帅。顾祝同是个出了名的老好人,为人比较低调,不像陈诚一样到哪都抓权、到哪都一竿子指挥到底,对进攻鲁中的部队,他更多只是提一些大方向上的要求,而不会去管哪个整编师到哪、一场战役到底用哪几个师,权力都下放到汤恩伯、王敬久他们头上了。结果一遇到强有力的反击,军指挥不灵、只求自保的痼疾马上暴露出来。

  孟良崮战役结束后,顾祝同“聪明”地上浮到陆军总司令该有的位置,只务务虚,提提大战略,华东无论打胜打败,你老蒋都不能找我的责任。蒋介石也很无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担纲华东方面指挥的重任。

  好在中共突然改变了策略,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陈粟大军也进行了著名的“七月分兵”,山东骤然间对抗强度减弱。蒋介石注意力被吸引到中原战场,不断抽调主力向河南追击、堵截刘邓大军。山东战场派陆军副总司令范汉杰前去指挥,打了几场不疼不痒的胶东战役,被反抽了几个耳光。

  其实“七月分兵”期间,是军面临最好的机会,一方面华野久战已疲,另一方面主力调出山东,有可乘之机。但蒋介石似乎对山东问题始终没有明确的认知,范汉杰这个鲁中前线指挥官也没干多久,后来华东方面军统帅一直虚悬。

  直到1948年6月,设立徐州“剿总”,任命刘峙为司令官,华东战场才重新出现了标准的方面统帅。

  不过这位刘司令官,刚一到任便招来满朝物议。刘峙人称福将,因为屡次大难不死,率队征战多多少少都能给蒋介石挣回点胜利。但刘峙军事上素无才能,并不适合剿总司令这样重要的职务。

  当时有人嘲讽,徐州是江淮门户,理应派一只虎来把守,再不济也要派一只狗,谁料派来一头猪。刘峙身材肥胖,故有此说。

  蒋介石派刘峙也是无可奈何。起初内一致认为应由小诸葛白崇禧统一指挥华中、徐州两大“剿总”,但蒋介石心存忌惮怕小诸葛趁机抓权,白崇禧也知道蒋介石对他不放心,去徐州必然诸多掣肘,于是主动提出不愿指挥徐州。

  蒋介石便顺水推舟从嫡系人马中选一位将官。原本有两个人选,一是蒋鼎文,一是刘峙,这两人资历都比较老,足以和白崇禧相提并论。后来几经选择,蒋鼎文有当年河南抗日一溃千里的污点,只好由昏愦无能但忠诚于蒋介石的刘峙出任。

  刘峙上任后对徐州军事一无建树,他也知道他的作用只是替蒋介石守摊子,至于行军打仗,必须另选贤能,他向蒋介石提出挑一位指挥能力较强的黄埔一期生担任副司令,蒋介石当即同意。人选就是杜聿明。

  杜聿明,字光亭,陕西米脂人。生于1904年11月,比粟裕大三岁。杜聿明为人低调谦虚,专注于军事,绝少过问政治,是黄埔系中很有头脑、很有作为的一员宿将、智将、勇将。1946年他出任东北保安司令,与101大战一年多,一度逼得东野退走北满。后来因为在东北政治腐败、统治无力,被101反杀,1947年6月狼狈退出东北,回上海治病。

  遍观当时黄埔一期生,杜聿明虽然吃了败仗,便其战略水平仍是佼佼者,蒋遂定下决心让这位忠诚的学生辅佐刘峙。

  刘峙一上任就躺平,对徐州诸将产生了很坏影响。杜聿明上任之初,有心和粟裕一较高下,挽回江河日下的军心士气。

  当时粟裕指挥华野攻克了济南,山东全境几乎被华野掌握。杜聿明制定了一个反制山东共军的计划,要点如下:

  第一,将徐州剿总所部兵力收缩,寻机向华野一部进攻,以奇袭战术包围其一部并歼灭之。具体的攻击方向是鲁南、鲁西南的兖州、济宁、大汶口一带。

  第二,华中剿总派出主力,向豫南、豫西南一带进击,绊住中野刘邓大军。如果刘邓快速向华东靠拢,则徐州剿总与华中剿总并力拦、堵,使华、中两大野战军无法汇合。

  第三,攻破华野一部之后,相机采取固守某一要点的战法,引诱华野主力来攻,待其进攻顿挫之时,再发动全线反击,进而收复济南、泰安一线。

  平心而论,杜聿明这个战略还是可以的,他的预测与战略打算,可以说与淮海战役的实际发起者粟裕的谋划几乎相同。

  我军攻克济南、取得豫东战役胜利后,战斗力出现一定下降,因长期连续作战,部队需要休整补充,无法支撑起全面的主力决战。所以粟裕最初的决心是,先打徐州剿总中力量最强的黄百韬兵团或邱清泉兵团,破其一部,瘫其全局,而非拉开架子与徐州国军诸兵团全面开打。

  但就在杜聿明信心满满,准备拉开架子与华野大打一场时,东北战场突然急转直下,101重兵包围锦州,卫立煌与蒋介石发生重大分歧不愿出兵救锦州。危急时刻,蒋介石无人可用,只好把杜聿明带到东北,让他又当上了东北“剿总”副司令,实际负责解救锦州之战事。

  杜聿明一走,刘峙急得团团转,不知道该怎么指挥下去,只好傻呆呆地停上不动,坐视粟裕调兵遣将,准备对徐州发动强大攻势。

  1948年11月,锦州失陷、军从葫芦岛撤兵的企图落空后,东北大局无可逆转,蒋介石黯然令杜聿明返回徐州。

  杜聿明明知徐州战事已经不可挽回,对人说,去徐州是怀着去刑场的心思。但他一生忠于蒋介石,又不得不去。

  一到徐州,刘峙如见救星,把华野各种情报摆给杜聿明,说徐州东、西、北几个方向都有共军,东面的黄百韬兵团和西面邱清泉兵团都遭遇了共军主力,不知共军真实目的到底在哪。要他赶紧作出决断。

  杜聿明毕竟是高人,一眼就看出各军报上的情况不实。华野主力到处都有,必然是假象,粟裕的主攻方向有且只能有一个。他判断战争重心必然是在黄百韬兵团方向,其他的都是小股共军。

  杜聿明仍是最初的思路,一定不能让中野、华野两大野战军合股。不仅要迫其分开,还要集中优势兵力先消灭实力相对弱小的中野,剩下华野一军就不足为虑。

  第一,以黄百韬兵团坚守碾庄圩七至十天,留少量兵力守徐州,以3个兵团30多万人的兵力全力西进,先击破刘邓大军。然而回师东向,击破华野,解黄百韬之围。

  第一案非常厉害,很见杜聿明的功力。杜聿明几乎是把徐州抛弃,以绝大部分主力,形成2倍多的兵力优势,全力打击刘邓。这种打法是共军惯用的套路,杜聿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识见非凡。

  但刘峙当即否定了第一案,为何?这样做固然能出其不意,但老蒋已经下令要尽快解黄百韬之围,如果万一出了岔子,既没消灭刘邓,黄百韬又被灭了,谁来担这个责?反正我刘峙不担,你们谁也担不起,那对不起,索性不去冒这个险。

  在刘峙的质疑与畏惧之下,杜聿明无奈,只好委屈地去打一场没有希望的增援战。

  1948年12月,黄百韬兵团抵抗12天后被全歼,杜聿明指挥各军拼死前进,就是过不了华野的阻援阵地。

  至此,国军唯一的智者杜聿明,已经清晰地看到了徐州国军的结局。后来他虽然竭力指挥大军突围,其实心里早已明白,一切都是徒劳。

  从起初的雄心勃勃,到最后放弃抵抗,杜聿明直到被俘的那一刻或许才知道,他这场二进宫的悲剧,完全是蒋介石一手导演出来的。所谓徐州剿总司令、副司令,都前台的皮影,真正提线的是后面的蒋介石,让你干什么、不让你干什么、让你什么时间上台、什么时间下台,并不遵从战场实际。任你有天大的能耐,关键时刻拽下来,一切全白给。

  其实,这又何尝是杜聿明一个人的悲剧?华东战场连换五任指挥官,若非老头子在后面瞎指挥,哪能一个接一个地输这么惨?